山东青岛120万斤天价韭菜提前半月入市

2013年6月18日,本版讲述了两个年轻人的奋斗故事—张庆涛,考不上大学却创办了自己的品牌蔬菜;高海清,大学毕业后回家创业养兔子。

天价韭菜不愁销路

在莱西市开发区北马庄村西南边,有一处不起眼的小院子。但是北马庄村以及周围村子的居民都知道,“这里是老高的儿搞得养兔基地,人家有本事,去年一年就赚了30多万。”

他创造的“山后韭菜”的品牌已申请下来青岛市的着名商标,山东省的着名商标已经通过审核。在原来已有200亩韭菜大棚的基础上,又新增加了100亩的标准化大棚,可以人工控制韭菜的生长温度,随时观测韭菜的生长情况。“就靠着这100亩的标准化大棚,今年韭菜上市比往年得早一个多星期,所以利润也有上升的空间。”张庆涛说,标准化大棚的使用,让自己的“韭菜”市场更有后劲。

山后韭菜价位虽高,销路却不愁。“我们生产的韭菜不够卖的,现在大部分都已经被预定了。”在采访的半天时间里,张庆涛的电话如同热线,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包括海信广场、佳世客、麦凯乐在内的一系列大超市都在向他“催货”。对于采访屡被打断,张庆涛脸上露出些许歉意。“到了韭菜上市的季节,我每天全天候靠在基地,常常累到半夜回家倒头就睡。”

而在管理农户方面,他也创新了一套自己的模式,即被流转土地的农户可以优先到他这里种植韭菜,原来农户种植一年韭菜可以纯收入七千元,而在他这里,农户按照他提供的方式进行种植,不但可以拿到最低七千元的收入,还能够根据收成再获得奖励,这样核算下来,一亩地农户可以收入15000元,积极性自然而然地提高了。

张庆涛的手机现在总是处于“热线”状态,想要打进去很难。究其原因,是他的韭菜到了上市的时候了。市内包括海信广场、佳世客、麦凯乐在内的一系列大超市都在向他“催货”。

据了解,山后韭菜已带动10个村发家致富,平均每户增收3万多元。张庆涛说,莱西当地的老百姓都知道,以前种一亩韭菜的收益就是7000元左右。而我给他们支付土地租金,再由公司统一配种苗、肥料及相关的配套设备,农产品长成后还以高于市场价格20%~30%的价格回收韭菜。66岁的种植户董丰常告诉记者杰丰有机农业在山坡上建大棚,提供肥料、农药,安装防虫网等设备,给农民省去了所有成本。“以前种一亩韭菜,刨去成本后一年可挣7000元左右,遇到价格低的年份,也就是5000元左右。现在一亩韭菜能挣3万元,由于成本都是公司掏,这3万元就是我们的纯利润。”张庆涛告诉记者,公司通过“示范园+合作社+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发展高端农业和精品农业,目前已经辐射周边10个村庄,带动和发展山后韭菜种植面积10000亩,成为了青岛市面积最大的韭菜专业生产基地。如今杰丰农业还搭上了“生态农业”的快车,发展循环农业。2013年,公司建成了1000立方米大型沼气池,可将养殖的生态猪、鸡、羊等家畜的粪便、废水全部转到沼气池里,产生的气供公司的四合院里取暖、照明、做饭。从沼气池里倒出来的沼液、残渣用来喷洒韭菜叶面或做肥料、灭韭蛆,韭菜的废叶用来喂养殖生态小区里的家畜。整个养殖小区不排一点废水废物,全部循环利用。

高海清想到了大学时候曾经看到的合作社模式。即改变单户养殖的弊端,形成规模化,然后找到可以信赖的市场依靠。一听到要建合作社,他的父母首先反对,“那不是又回到原来的集体公社了么?”说到这里,高海清笑着说,大学四年的学习,并不是教给他某种技能,而是开拓了他看事物的眼界。

今年一年,高海清一直说自己挺“走运”;兔子的收购价格一直在十元钱左右一斤,这比往年的8元钱一斤要足足贵了两块钱;他建立的养兔合作社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农户增加到了180户左右,拥有的种兔数量也从去年的1万只出头增加到了现在的2万只……“总的算下来,我今年刨去饲料、药钱以及基础建设费,能净赚50多万。”高海清说,虽然赚钱了,但是这并不是自己最高兴的事情。“我听了农业专家的建议,在我的养兔场里建立了一个沼气池,用兔子粪取暖照明,也尝试了一把生态农业的感觉。”高海清说,一共投入了不到10万块钱,3年就可以回本,关键是生态农业无成本,更环保,以后的好处会逐渐显现。

我市面积最大的韭菜专业生产基地的品牌产品——山后韭菜即日起全面上市,今年主打的山后精品韭菜价格依然是156元/公斤。“去年是200亩韭菜大棚,今年又新增了100亩标准化大棚。”青岛杰丰有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庆涛表示,今年公司专门聘请专家对韭菜进行改良,通过多次实验,现在山后韭菜能够提前15天上市,生产周期延后1个月左右,预计今年基地韭菜的产量能达到60万公斤左右。

“一个月赚1200元,我自己在青岛吃饭租房都不够,更别提在这里买房子娶媳妇了。至于要改善父母的生活,更是遥不可及的梦。”在商贸公司干了3个月后,高海清辞职回家了。

通过国家有机农产品认证、通过山东省着名商标审核、通过青岛市着名商标审核、成为青岛地区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的典范……张庆涛这两年没有白忙活,他创造的“山后韭菜”受到消费者信任,品牌含金量也越来越高。目前山后韭菜已全面上市,山后精品韭菜依然保持每公斤156元的市场高价。此外,今年山后韭菜在原来已有200亩韭菜大棚的基础上,又新增加了100亩的标准化大棚,可以人工控制韭菜的生长温度,随时观测韭菜的生长情况。“就靠着这100亩的标准化大棚,今年韭菜上市比往年得早一个多星期,所以利润也有上升的空间。”张庆涛说,标准化大棚的使用,让山后“韭菜”市场更有后劲。

近的有胶州大白菜,马家沟芹菜,远的有杭州萧山农庄,北京小毛驴农庄,到的地方多了,张庆涛自己也慢慢琢磨出一些门道来:要么搞休闲观光采摘的农庄,要么搞乡村别墅。显然后者与现代农业不搭边。那还是要发展前者。

致富效应辐射周边10个村

村民口中的“老高的儿”,名叫高海清,今年28岁,2008年毕业于南昌理工大学。至于村民口中的“有本事”,也是从2011年才转了口风,因为2008年高海清上完大学回到村里养兔子时,他和家人都不敢出门,因为走在大街上就有人说,就是他家,儿子读了大学又回村里养兔子,没出息。

康大一位负责招聘的王经理拒绝了他要求进厂学习的要求,但提出可以先到养殖基地当个饲养员,一边工作一边学技术。

“我最怕别人问我哪个大学毕业的,其实我连高中都没毕业。”提起自己的学历,现年31岁的莱西市望城街道农民张庆涛显得很不好意思。

就这样,他租了1600亩土地,做起了农场主。

2002年,手机刚刚开始流行。张庆涛想找家手机店学修手机,却被老板发现有营销才能,派他去店里卖手机。“我当时是一万个不愿意,我是来学技术的,不是来卖东西的,虽然不乐意,老板这么说了,也只能去试试。”

他又想起了手机店的老板,便过去找他商量,并且想筹集一部分资金。没想到对方十分支持他的想法,而且还和他一起到全国各地考察。

高海清在学完技术后,贷了5万元的款,从康大买了种兔回家养殖。可是问题很快来了,自己养兔子,只能依靠兔贩子来收,价格不稳定。不少农户因为亏本厉害,门口都放着空空的兔笼子。高海清很快也遇到问题了,成本6块钱一斤的兔子,他卖给兔贩子只有4块5毛钱,一次就赔了上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