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春兰:一个兰花坊的梦

6月初的花卉市场略显冷清,一株株蝴蝶兰被“月老”搭错了红线,被栽植在国兰丛中,由此引发了一场不为人知的争论。
“为什么要把一株蝴蝶兰种在我们中间?我们是国兰,代表的是一种文化,难道一株廉价的商品兰配和我们生长在一起吗?”国兰非常不满地向商户抱怨道。虽然同属兰科,两种兰花生长的习性却有不同,蝴蝶兰更多采用水苔种植,而国兰是用透气性较好的腐叶土和陶粒。将国兰与蝴蝶兰种植在一起,会影响到国兰养料的供给和生长。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们种在一个盆里吗?我们蝴蝶兰可是年宵市场的宠儿,当我们在一起组合盆栽的时候,也带有很高的观赏性和艺术性,你以为就你们代表花卉文化吗?”蝴蝶兰强有力地反驳说。蝴蝶兰作为大众消费花卉,在年宵期间销售火爆,组合盆栽的形式受到消费者青睐,是春节期间赠送亲朋的首选。
“当我们配上古朴典雅的紫砂盆器,在翠绿的叶间抽出花箭,在寒冷的冬天开出淡雅的小花,散发出纯正的清香,多少爱兰人士为我们沉醉。中国的兰文化源远流长,喜爱国兰的人都是带着一种东方独特的审美观念来看待我们。我们营造的是一种韵味,是一种美的追求。而你们这些只注重色和形的蝴蝶兰,以色取悦,以形争宠,有姿容而无内涵。”国兰对蝴蝶兰自称有艺术性的观点不屑一顾地说。
“没错,当你开花的时候是很吸引顾客的眼睛,可现在呢?你现在看起来和韭菜叶有啥区别◇就算有人懂得欣赏你高雅的叶片,但前来购买你们的人又有多少懂的?还不是更看重漂亮的外表?没有我来给你提色,你卖得出去吗?”蝴蝶兰自知在文化根基上稍显劣势,干脆将更为实际的经济利益摆上了辩论会的桌面。
站在一旁听了半天的商户终于忍不住了:“都吵什么,你们以为我愿意把你们放在一起啊,每卖出一盆国兰我还要搭进去一株蝴蝶兰,我还增加成本了呢!但你们看看现在的市场有几个顾客。我知道将你们搭配在一起是有些不伦不类,但前来的顾客都这样要求我有什么办法?现在是市场销售淡季,我要以经济利益为最主要的出发点。”
“他们这样要求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国兰的文化,更多是为了送礼,但接受礼物的人是真正懂兰爱兰的人,这样做反而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国兰继续为自己争辩,但此时商户已经无暇再顾及到它的心情而和顾客热情地攀谈着。
一出无法改变些什么的争论也到此为止了,国兰现在能做的也只有默默地忍受,等待冬季兰花的盛开。

如何实现国兰规模化完整产业链
2月20日,国家发改委、云南省发改委和大理发改委等相关部门领导来到云南大理兰国花业发展有限公司调研。该公司承担的“大理特色花卉产业化示范基地建设”项目已于去年底在省内立项,作为当地国兰产业化发展的领头羊,公司董事长李光宏欣喜地表示,政府的关注为企业走产业化发展路子增强了信心。
如何把国兰产业建成像大花蕙兰、蝴蝶兰这样庞大而稳定的花卉产业,日益成为兰界关注的焦点。虽然国兰的少数品种已在广东、福建、浙江、四川等地形成规模化生产,但规模化不等于标准化,建立国兰从栽培、产出到行销完整的标准化产业链,还任重道远。
标准入手规范生产
品种定位是国兰产业化发展的第一步。中国花卉协会兰花分会副会长刘清涌建议,国兰产业化发展的品种开发要选择与选育双管齐下,选择具有一定市场需求基础的传统国兰品种,如广东的‘金嘴’、‘白墨’、‘银边’、‘企黑’四大家兰,江浙的‘宋梅’、‘程梅’、‘大富贵’等,并在此基础上通过人工杂交选育新品,如‘杂交大富贵’、‘黄金小神童’等。广东翁源仙鹤花卉种植有限公司、福建连城兰花有限公司、四川郫县欣卉花业园艺场以及目前正着手建设的产业化示范基地大理兰国花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国兰规模化生产企业,都不约而同秉承了这一品种选择原则。李光宏明确表示,单盆价格50元至200元的品种是公司的选择目标,云南传统品种‘大雪素’、‘小雪素’、‘朱砂’等从原先几千至上万元一苗跌落到目前几十元一苗的品种,在市场上已有一定的名声和需求,将都是公司重点发展对象。基地计划到2010年底实现年产30万盆年宵国兰的规模。
承担了广州市农业局和科技局关于国兰盆花标准化制定课题的广州先锋园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虬认为,适合产业化发展的国兰品种首先要符合花卉“消费品”的特质,而不是讲究作为纯艺术品的奇特,因为目标客户群是广大的普通消费者,而不是爱好者。同时,从盆花生产的特性考虑,选择的品种需满足标准化种苗能大量生产的要求,兰农传统的生产方式,对于国兰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的大产业是行不通的。
目前,实现种苗的标准化生产还是国兰产业化发展的瓶颈。无论是广东翁源还是福建的南靖和连城,年产国兰都达到数千万株,但还是以传统的分株为主要繁殖手段,无法进行标准化管理,这跟当年台湾地区蝴蝶兰产业发展初期靠传统分株繁殖的状态相似,而当年台湾通过公司主导、地方支持的合力,对蝴蝶兰进行了标准化生产体系的研发,对种苗、栽培介质、肥水管理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造,推广现代化栽培技术,实现了蝴蝶兰标准化生产,从而使台湾的蝴蝶兰种苗在世界市场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国兰的产业化路子也可以此为鉴。
政府和企业联动,这在规范国兰生产上开始体现。2008年,福建“武夷寒兰”优良品种选育与高效繁育技术被列为国家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化经营项目;广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主持通过了广州市农业技术规范《墨兰栽培技术规范》的专家审定,同时,关于国兰标准化生产体系建立的项目也已在广州农业局和科技局立项;云南则把国兰产业化发展纳入省产业政策扶持项目。国兰产业化发展呈现良好势头。
以点带面打通行销
目前,各地国兰经营几乎都存在“散打”现象,像云南大理鹤庆有兰农1.5万户、福建连城县有兰花种植者2000余人、浙江绍兴国兰种植大户就达2000户以上……“公司+农户”的模式成为各产区解决种植分散问题的突破口。
拥有7000亩兰花生产面积的广东翁源县曾算过这样一笔账,以当地江尾镇兰花示范基地为例,一亩地种植国兰5000盆,每两年以总培植量的50%销售、50%留作种苗,每年每亩销售1250盆,每盆平均售价60元,扣除各类成本,每亩纯收入6万元左右,种兰农户在2007年的人均纯收入达9540元,是全县人均纯收入的2.5倍。农户种兰有了热情,而当地唯一具有进出口经营权的仙鹤花卉种植有限公司成为领军人,运用“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带动该地产品的内外销。目前,当地颇具种植规模的专业种植户已有150多户,通过专业种植户辐射引导的兰农达2000多户。2008年该县兰花产业年销售额达1亿元,并创汇200多万美元。种植兰花已成为翁源人民致富的好门路。
而有幸成为胡锦涛主席唯一视察过的兰花圃福建连城兰花有限公司,已成为连城县两千余兰农种植户把国兰销往全国各地的窗口。公司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十余个城市设立了连城兰花专卖店,“连城兰花”商标如今已成为连城兰花的品牌,打入国内各大省市,成为“企业+农户”发展的典范。
融入民风扩大需求
国兰低价兰的市场需求正在逐年提升,而“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对于国兰可谓是量身定做的营销法则。对产品进行文化包装是推广国兰的不二法门,像墨兰又有“报岁兰”之称,为其进军年宵市场赢得了好彩头。而“孔子言兰”作为历史文化传承至今,使得当下每年9月祭孔期间,国兰成为用花主角。
除了传统历史文化外,刘清涌特别强调要重视当代兰文化建设。他提醒从业者可以借鉴玫瑰和月饼的营销理念。情人节送人玫瑰手留余香,源自欧洲玫瑰生产过剩之际,生产商灵机一动想出的绝招,把玫瑰的花语跟情人节人们表达情感的需求结合在一起,使产品有了稳健的消费群体。中秋佳节品月饼话团圆,则始于宋朝圆饼的生产者,看到夜晚当空悬挂的圆月,找到了两者相似之处,诞生了“月饼”,成为将产品融入民风民俗成功营销的典范。“国兰,大可以跟我国传统的节日教师节和重阳节结合在一起。”刘清涌五年前就提出的观点,经过持续的强调宣传,目前在国内已逐渐取得成效。
针对年宵市场,刘清涌指出,国兰区别于其他主打年宵花的特性是有香味,并从新年“开门红”引申出了“开门香”,这可以为国兰成为贺岁兰加码。有着多年国兰年宵经验的连城兰花有限公司总经理饶春荣表示:“国兰的市场潜力还相当大!”

在花卉消费并不兴旺的宁夏自治区银川市,如果开一家只卖兰花的花店,效果会怎么样?在银川已经开花店14年的“宗氏花世界”店主宗春兰就大胆做了这样的尝试。去年底,她把一家面积200多平方米,只经营蝴蝶兰、大花蕙兰、国兰等兰花品种的兰花坊开了起来。开业两个月来,一向不看好这种单一经营的顾客和同行,也随着节日的临近走进了这家花店。
宗春兰告诉记者,经营这个兰花坊其实源于自己多年的一个梦想。刚开花店时,她对自己的名字“春兰”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随着每天与鲜花为伴,她越来越喜欢这个名字。有个很知心的朋友赞她气若幽兰,还有个玩儿石头的朋友特意用一块奇石换取了北京知名书法家“气若幽兰”的一幅字送给她。她感念朋友的信任,从此更喜欢兰花,也因此一直梦想着开一家专门经营兰花的花店。
可是,兰花消费在当地有市场基础吗?对于记者提出的这一疑问,宗春兰有着自己的想法。她告诉记者,其实,老店一直经营蝴蝶兰,到店的绝大多数客人也都很喜欢,每个人都会多看几眼,只是担心不好养,所以只在送礼的时候才买。为了打消顾客的顾虑,宗春兰决定边干边学,只有自己先“充好电”,才能让兰花进入寻常百姓家。于是,她把原先店里的兰花品种分离出来,又从昆明找到大花蕙兰的发货商,然后跑了全国20多个城市寻找国兰中好的杂交兰品种。她认为,相比于洋兰来说,国兰的“水比较深”。自己新入行、不摸底,应该先从杂交兰做起。经过充分的前期准备,目前,宗春兰的“兰花坊”里已经有文心兰、蝴蝶兰、大花蕙兰、墨兰等多个品种,其中大多以组合盆栽为主。
“市场有时候是被我们自己做死了,以致于形成了恶性循环。”宗春兰无奈地给记者举了几个例子。她说,当地不少花店在销售蝴蝶兰时会对顾客说,蝴蝶兰开败了就扔掉,反正还有人给你送新的。而顾客听了这话往往会认为蝴蝶兰不好养,以后就敬而远之;还有些花店为了避免兰花组盆后太重不易搬运,会将泡沫板直接垫在兰花根部的泥土旁,这种方法往往导致兰花烧根枯死,顾客常据此认为兰花娇气;此外,还有花店对于虚弱的植株不脱盆养护,直接组盆后卖给顾客,造成顾客买回家以后养不长。为了学习正确的植物养护方法,宗春兰去年专门跑到武汉小五花坊,跟随台湾组合盆栽名师周宇凯学习组盆技巧,然后严格按照正规科学的方法养护和设计兰花。宗春兰说,现在不管进店的顾客买不买兰花,她都要跟顾客介绍一些正确的兰花养护知识。
如今,“气若幽兰”、“居无兰不雅”等字幅被宗春兰高悬于店内墙壁上,轻盈舒缓的钢琴曲陪伴着满室兰香,兰花自身丰富的文化内涵,也让宗春兰更加喜爱和看好它。在今年情人节市场普遍看衰的情况下,宗春兰大胆预测三八妇女节会旺销。她说,清幽高雅的兰花显然是送给母亲的不错选择。为此,宗春兰已经提前备战这个节日,为兰花消费鼓一把劲儿。
兰花坊内各种兰花争奇斗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