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聪:新思路破题农垦改革发展


者:
农垦是中国特色农业经济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中央出台这个《意见》对加快推进农垦改革具有重大意义,请问在改革理念上与以前相比有哪些突破?

报告会主会场
5月19日下午,农业部农垦局局长王守聪应邀到广东省农垦集团公司作全面深化农垦改革专题辅导报告。报告重点围绕农垦的发展定位、改革方向及改革路径三个主题进行了全面系统地讲解和指导。广东省农垦集团公司雷勇健主持报告会。
定位事关农垦改革发展方向。王守聪指出,要从国有经济必须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农业经济体系中起主导作用的政治高度上,要从国家实现宏观调控解决农业产业安全、带动农村农业发展、推进我国新型城镇化进程的战略高度上理解农垦的定位问题。必须破除长期以来对农垦的“四三二一”(“四”即“四不像”,就是农垦不像农村、不像城市、不像军队、不像农民;“三”即“三融入”,就是农垦体制融入地方、管理融入社区、经济融入市场;“二”即“两个转变”,就是农场变为农村、农工变为农民;“一”即“一个封闭”,就是农垦是一个封闭的社会)、“可替代”“唐僧肉”等思想误区。必须充分认识到农垦的“历史不可忘记,贡献不可磨灭,优势不可比拟,地位不可或缺,作用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进而在思想上实现对农垦地位认识的三个转变,即从过去更多地从单一经济的角度来看转变为更多地从政治的角度、从生产关系和所有制的角度来看农垦;从过去更多地从先进性的层面来看农垦转变为更多从产业安全、生态安全、食品安全、甚至国家安全的角度和使命来看农垦;要更多地从国家农业战线规模化、集团化,国家掌控市场,实现“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战略角度来看待农垦。作为中央直属垦区,作为“国家农业队”的广东农垦,应该而且必须要有这个担当,敢于承担国家的战略部署的任务。王守聪作专题辅导报告
在农垦改革的方向问题上,王守聪指出,一定要按照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的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农业企业集团,打造国际大粮商的方向来走。他从三个方面就如何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农业企业集团进行诠释。一是农场要企业化,垦区要集团化。农场企业化就是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不但要抱团经营,还要与集团发展联系起来;垦区一定要集聚优势产业,打造产业板块,运用市场手段,以股份制方式打造产业集团。二要进行资本运作,通过上市解决经营体制机制和管理水平问题。三要进行全产业链经营,实现利润的有效分配。
在讲到要掌控资源控制权、价格话语权和利润分配权问题时,王守聪说他很看好广东农垦正在推进的物流电商项目,并指出今后要逐渐向期货和现货市场转移,要形成价格形成中心。
王守聪认为改革的路径问题包括农场如何改革、垦区如何改革、资源如何配置三个问题。他指出,国有农场应该按照生产经营管理的企业化,社会事业管理的属地化来推进改革,实行“管办分离”的办法理清社企关系,以股份合作的方式处理建构农场与农工的最佳关系,通过土地租赁、社会化服务、“粮食银行”等方式进行资源整合带动农村发展来处理好垦地关系。
在垦区改革的问题上,要逐步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符合农垦特点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并在这一基础上处理好政资关系;要充分考虑农垦实际和阶段性特征,妥善处理好政企关系;要按照建立母子公司或分公司体制的方向,建立起“产权清晰、责任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起人才、技术、政策的交流沟通机制,通过创新形成有竞争力的科技平台和解决好产业链后端的统筹安排以及技术推广等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处理好集团与农场之间的关系;要以“三联”的方式处理好垦区之间的关系;要通过搞好国内产业发展,实现国际国内产业衔接来处理好国际国内关系,增强企业国际竞争力。
在资源配置的问题上,王守聪特别强调了土地资源的资产化问题。他鼓励广东农垦要在土地的资本运作上做一些积极的探索。
雷勇健作总结发言
雷勇健对王守聪的报告进行总结,他指出,王守聪所谈的农垦改革的定位、方向和路径三个问题对广东农垦全面深化改革既是方向上的指引,又是具体实践操作上的指导,进一步增强了垦区全面深化改革的紧迫感和责任感。他要求垦区各级要认真学习领会好中央1号文件、国务院文件和王守聪辅导报告的精神,立足当前,着眼长远,紧紧围绕农垦“三化”改革要求,全面推进垦区现代企业制度改革,增强垦区发展新优势,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切实增强进取意识、机遇意识、责任意识和发展意识,转变思维,以对农垦事业发展高度负责的精神,以自我革新的勇气,坚决破除一些束缚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不断增创体制机制的新优势,进一步深化广东农垦改革,推动广东农垦经济社会发展上一个新台阶。
辅导报告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设1个主会场、53个分会场,全垦区共1730多人参加报告会。

王守聪:关键是将来能不能建立一个现代企业制度,为什么目前要推进上市,职工入股,管理层持股呢?就是要推进法人治理方式,建立现代企业架构,上市公司不完全是钱的问题,目的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都对企业进行监督的话,这个过程中,关键是人,人把制度制定好,按照制度落实。

二是正确处理好改革发展方向和路径的关系。要毫不动摇地坚持《意见》提出的改革发展方向,即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以推进农场企业化、垦区集团化改革为主线,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农业企业集团。但是,农垦的确有其特殊性,不仅包含了经济功能,还有社会功能、区域功能等,难以一步跨越成为现代农业企业集团。因此,在农垦改革的路径上,允许有过渡性的安排,从各垦区实际出发,逐渐地分离农垦办社会职能。

《中国企业报》:国有企业改革要建立一个三层架构的管理方式,农垦企业也要建立一个以资本为纽带的母子公司管理体制,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王守聪:这个文件是时隔24年后中央再次出台全面指导农垦改革发展的专门文件,在中国农垦发展的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尤其是农垦改革作为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意义更加重大。以前改革主要是讲从内部怎么去推动农垦发展,现在是把农垦改革同国家社会经济及农业农村发展一体化推进。农垦改革思路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思路是一脉相承的,就是要讲究改革的协调性、系统性、全面性,要啃硬骨头。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不只是文件本身内容的问题,我们如何去深入认识和深刻理解文件起草的理念、思路和方法会更重要。下面,我想从这个角度,围绕十二大关系来解读。从理念上来说,要处理好三个关系:

《中国企业报》:农场职工的土地承包经营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有什么不同呢?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意见》。伴随着《意见》的出台,农垦这支农业战线上的“国家队”必将迎来巨大改变。为全面系统深入理解文件精神,我们专访了农业部农垦局局长王守聪。他从理念、思路、方法三个方面,深刻阐释了推进农垦改革发展必须处理好的12大关系,为我们带来了《意见》的独家解读。

你说的这几个企业做得都不错,但具体集团化程度不同。像首农和光明,是整建制集团化,包括其农场和垦区都实行集团化管理。而北大荒是部分国有资产集团化了,部分农场还处于行政和社会职能交叉的状态,没有完整的整建制集团化,根本原因是农场还没有企业化,这次改革就是要推进有条件的垦区整建制实现集团化。

三是正确处理好转变发展方式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关系。农垦确实有很多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但是不能在问题面前畏手畏脚,必须知难而上,通过深化改革的办法加以解决。其关键就是要把包括土地、资产、人才等在内的要素激活,通过改革的办法来解决发展的问题,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如果就遗留问题来解决遗留问题,不仅需要巨大的改革成本,而且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同时,在改革过程中要坚守三条底线:一是决不能把国有农业经济改没了,二是决不能把农业改弱了,三是决不能把规模改小了。

改革关键

一是正确处理好战略定位与改革发展方向的关系。只有明晰新时期农垦的地位和作用,才能明确农垦的责任和使命,然后找准农垦改革发展的方向。农垦的特殊地位与重要作用,总结起来是五句话:历史不可忘记,贡献不可磨灭,优势不可比拟,地位不可或缺,作用不可替代。《意见》第一部分就是讲农垦的历史、贡献、优势、地位和作用,尤其是从地位上明确农垦是中国特色农业经济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从发展生产力的角度,文件提出新时期农垦四个方面的作用和使命: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的国家队,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的示范区,农业对外合作的排头兵,安边固疆的稳定器。

能否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王守聪:尽管国有农场在实践中借用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的名义,但这种土地承包经营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着根本区别。这里需要明确的是农垦的土地是国有的,劳动者身份是国有企业职工。农工承包国有农场土地,是建立在劳动关系基础上、通过土地租赁合同建立起来的债权关系,主要依据是合同法。农村集体土地归村民集体所有,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建立在村集体成员权基础上的用益物权,依照的是农村土地承包法。

王守聪:农垦企业跟一般的国企性质不同,农垦主要是农场这块,承担了很多公共管理和社会职能,其他国企与此有明显的区别。这次垦区改革的主要目标是使农场做大做强,形成母子公司体制,农场成为子公司,垦区集团公司成为母公司,以资本为纽带的母子公司体制,减轻企业负担,轻装前进。

要建立市场化用工制度,推进农垦土地资源资产化和资本化,有序开展农垦国有农用地使用权抵押、担保试点。创新农垦土地配置方式,允许农垦企业在改革改制过程中采取多种方式处置国有土地,放大其国有资本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