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饮用水源不达标将停批所有建设项目

浙江省杭州市对千岛湖所在地淳安县不再考核工业经济总量等相关指标,而是把加强生态保护、发展生态经济、保障和改善民生等作为考核的核心内容。这一前瞻考量和理性决策让人拍手叫好。

在住建部相关人士宣称“城市自来水厂出厂水质达标率由2009年58.2%提高到2011年83%”不久,顺着水箱和蓄水池、市政供水管道、自来水厂,环保部决定逆流而上,打响一场饮用水源地“保卫战”。《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面对近三亿农村居民饮用水不安全,约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比较严重的严峻形势,环保部将对没有按期完成保护区划定工作、饮用水水源环保状况逾期仍不达标的地区,采取“区域限批”措施,停批所有建设项目。

在住建部相关人士宣称“城市自来水厂出厂水质达标率由2009年58.2%提高到2011年83%”不久,顺着水箱和蓄水池、市政供水管道、自来水厂,环保部决定逆流而上,打响一场饮用水源地“保卫战”。《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面对近三亿农村居民饮用水不安全,约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比较严重的严峻形势,环保部将对没有按期完成保护区划定工作、饮用水水源环保状况逾期仍不达标的地区,采取“区域限批”措施,停批所有建设项目。
近三亿农村居民饮用水不安全
“全国仍有2.98亿农村居民的饮用水不安全,20%城市居民的饮用水水源地不达标。”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上,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向在座的14个“两高”行业的协会负责人强调。
除了环保系统官员,该会议还邀请了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住建部、水利部有关司局的负责同志出席会议。钢铁、电力、汽车、煤炭、炼焦、铁合金、有色金属、石油化工、皮革、造纸、发酵、酒精、氯碱、资源综合利用等行业协会的负责人,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中石油、中石化等集团公司的负责人也“应邀参会”。
环保部数据显示,截至“十一五”末,七大水系国控断面好于III类水质的比例由“十五”末的41%提高到59.9%;“十一五”重点流域规划项目完成率较“十五”提高22.8个百分点,水质明显改善;2011年,全国地级以上城市86.6%的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已完成保护区的划定和调整工作,重点城市供水量水质达标率提高到84.8%。
然而,更多环保部数据表明,我国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严重,57%的地下水监测点位水质较差甚至极差;2011年上半年,七大水系除长江、珠江水质状况良好外,海河劣V类水质断面比例超过40%,为重度污染,其余河流均为中度或轻度污染;90%城市河段受到不同程度污染,约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比较严重,近2亿农村人口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
张力军强调,我国环境中污染物种类繁多,仅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涉及的水污染物就达109项,但实际污染物种类可能达到数百种。有些污染物在环境中超过一定浓度或经过一定时间的累积,就会威胁环境安全和群众健康,各级环保部门一定要未雨绸缪,加强研究,及早防范,避免被动。
城乡水源地难逃污染蔓延
在流向终端居民用户的漫长旅途中,饮用水源地是水作为资源的第一站。
搜集到99000多条企业环境违法记录,曾获得七部委联合主办的“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奖项的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负责人马军告诉记者,相对于下游其他环节,饮用水源地所受污染对终端居民一般影响较大,其中重金属污染、持久性有机物污染很难被传统水处理工艺消灭;但饮用水源地的产业转型升级成本,不仅大于水厂升级改造成本,甚至大于城市管网改造成本。
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宋刚、钱永涛透露,华北地区有四成农村饮用水水源水质存在不同程度超标。而农业面源和农村生活源等非点源是造成农村饮用水水源污染的主要来源。
宋刚、钱永涛分析,与城市相比,没有经过法定批复的保护区或保护范围作为监管依据,是农村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监管缺位的重要原因。此外,农村饮水工程一般由地方水利部门建设后移交给使用村庄,建设前期地方环保部门基本没有介入。突出表现之一就是大多饮水工程没有经过环评,部分水源井选址不合理,水源井周边环境污染严重,给饮水安全造成较大隐患。
除了农村,马军举了几个例子,东部沿海地区的多个饮用水源地已经因水质不达标而被弃用,比如太湖沿岸城市已经放弃了就近取水,无锡等地实施了长江引水工程;因水位下降、水质下降影响,华北多地水井越打越深,深层地下水也开始受到污染;弃用钱塘江后,杭州选择从千岛湖调水,从而跟上游的建德地区产生矛盾。
“除南水北调这一国内最大调水工程外,从城郊到农村再到山区,从下游到中游再到上游,各地的饮用水越引越远。”马军说道。
马军分析道,饮用水源地一般在河流上游的欠发达地区,这些地区往往渴望高额投资拉动经济发展,导致矿山开采和冶炼、石化和化工等高污染行业“遍地开花”,管理粗放、执法不严,导致水源污染物排放总量远远超过环境容量。
环保部拟定饮用水保护“蓝图”
记者获悉,“十二五”期间,环保部以生态敏感和脆弱地区为重点,协力推进饮用水水源、湖泊和地下水污染防治。新近发布的《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更是提出,到2015年全国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提高到60%。环保部污染防治司司长赵华林表示:“这也就是说,全国重点流域60%的水都可以作为饮用水。”
在饮用水水源保护方面,环保部强调,各地要抓紧落实全国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规划,明年环保部将组织对各地规划实施情况进行评估考核。这包括五方面工作:
加快完成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各地被要求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县级政府所在城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工作,明年年底前完成乡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工作,对没有按期完成保护区划定工作的地市,环保部将采取“区域限批”措施,停批所有建设项目。
全面开展饮用水水源水质监测。从今年开始,对地级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每年进行一次全指标监测,明年开始要对乡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进行全面监测分析,下一步逐步开展农村集中式饮用水水源监测工作。
加快推进饮用水水源达标工作。环保部将继续对环保重点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环境保护状况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将逐步向社会公布。对于评估结果不达标的城市,将约谈地方政府领导,并要求地方政府制定限期达标方案,逾期仍不达标的地方,将采取“区域限批”措施。
加强饮用水水源保护执法监管。要逐步建立完善饮用水源环境管理档案,各地市要逐一建立乡镇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环境管理档案。继续加大执法检查力度,严肃查处威胁饮用水水源水质安全的环境违法行为。重视农村饮用水水源环境保护工作,“以奖促治”资金要适当向水源超标的农村倾斜,支持其解决水源地保护问题。
—强化饮用水水源环境风险防范。抓紧建立完善饮用水水源风险评估机制,严格饮用水水源上游和周边地区高污染、高风险行业的环境准入,切实做好水源周边的工业企业和园区、污水处理厂、垃圾填埋场、危险废物处置场、危险物品贮存仓库或场所、公路水路运输等典型风险源的风险防范,完善饮用水水源环境预警应急管理体系,提高水源地环境应急能力。
为了建立饮用水源地的“现役和备选梯队”,环保部还提出,先把水质较好的湖泊保护起来。环保部将配合财政部建立试点湖泊生态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开展湖泊生态环境保护试点绩效考核与评价,对于达不到预期环境保护目标的,将严肃追究责任。

淳安千岛湖是浙江的重要生态屏障和战略饮用水源地,让其彻底从考核工业指标中解放出来,腾出更多精力和财力用到生态保护和社会建设等方面,这是受益地区的人民福音和期盼。保护好一湖秀水、保护好优质水资源,让百姓真正喝上“干净水”和“放心水”,这才是当地党委政府应该追求的最大政绩。

近三亿农村居民饮用水不安全

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宝贵资源。没有水,发展无从谈起,一切无以支撑。保护水就是保护生产力。就浙江而言,2012年,全省99个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地中,有13个存在水质超标现象,到2015年全省将缺水11亿立方米。

“全国仍有2.98亿农村居民的饮用水不安全,20%城市居民的饮用水水源地不达标。”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上,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向在座的14个“两高”行业的协会负责人强调。

近年来,全国多处水源地时有污染发生,以致于不得不开辟新的水源地。有统计数据显示,长江、黄河、淮河、海河和珠江等七大水系中,已不适合作饮用水水源的河段接近40%;城市水域中78%的河段不适合作饮用水水源。

除了环保系统官员,该会议还邀请了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住建部、水利部有关司局的负责同志出席会议。钢铁、电力、汽车、煤炭、炼焦、铁合金、有色金属、石油化工、皮革、造纸、发酵、酒精、氯碱、资源综合利用等行业协会的负责人,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中石油、中石化等集团公司的负责人也“应邀参会”。

而在广大农村,水源地污染的问题同样严峻。《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全国798个村庄的农村环境质量试点监测结果表明,农村饮用水源和地表水受到不同程度污染,试点村庄饮用水源地的水质达标率仅77.2%,地下水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仅70.3%,地表水达标率只有64.7%。

环保部数据显示,截至“十一五”末,七大水系国控断面好于III类水质的比例由“十五”末的41%提高到59.9%;“十一五”重点流域规划项目完成率较“十五”提高22.8个百分点,水质明显改善;2011年,全国地级以上城市86.6%的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已完成保护区的划定和调整工作,重点城市供水量水质达标率提高到84.8%。

与此同时,地下水作为水源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污染情况也日趋严重。《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在198个城市4929个地下水监测点位中,较差、极差水质的监测点比例达到57.3%。

然而,更多环保部数据表明,我国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严重,57%的地下水监测点位水质较差甚至极差;2011年上半年,七大水系除长江、珠江水质状况良好外,海河劣V类水质断面比例超过40%,为重度污染,其余河流均为中度或轻度污染;90%城市河段受到不同程度污染,约一半城市市区地下水污染比较严重,近2亿农村人口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

一方面经济快速发展,一方面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经济与生态“双赢”之路显然并不平坦。所以,要明确地方政府在饮用水水源污染防治工作中的责任,并通过强化相关法律责任,促其从理性与欲望的纠缠中果断而退,从长远利益与眼前利益的较量中抽身而出。就水资源地保护来讲,当务之急要以治水为突破口,打好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组合拳”和攻坚战,切实把全国各地水源地保护好,着力营造一个天蓝、地绿、水清的洁净环境。

张力军强调,我国环境中污染物种类繁多,仅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涉及的水污染物就达109项,但实际污染物种类可能达到数百种。有些污染物在环境中超过一定浓度或经过一定时间的累积,就会威胁环境安全和群众健康,各级环保部门一定要未雨绸缪,加强研究,及早防范,避免被动。

水源地地区为了保护水源干净,肯定要在经济发展上作出一定的牺牲。但不能让“护水”者受累于水而失去续航能力,因此还要通过建立生态长效补偿机制,以“定向反哺”的补偿形式让水源地护水有奖,并因“水”得福!当然,也要像杭州那样不再考核水源地的工业指标了!

城乡水源地难逃污染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