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作物应合理施用底肥

□记者 李德志
鹿泉市上寨村是记者“走基层”的一个联系点。9月16日,记者在这个村遇到了村民刘军书。他听说我是记者,便跟我聊了起来。攀谈中,他想让记者帮个忙:“能不能向上边呼吁呼吁,给咱农民生产一种缓释肥力的底肥,一茬庄稼只上底肥不再追肥。”他说:“现在施肥浪费太大,尤其是追肥,连10%的作用也顶不了。”
记者手记:落后的施肥方式确实造成很大的浪费。据统计,我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化肥消费国。尽管耕地面积还不到全世界总量的10%,但化肥施用量却接近世界总量的1/3,施用强度居全球第四。而肥效的利用率却只有30%。不但浪费了大量的煤、水、矿资源,还污染了土地、空气和水。同时也让效益低下的种植业收益更低。
“变化肥撒施为深施不就解决问题了吗?”记者问。
“十几年前也搞过‘种’肥,太费事,农民试了试就不用了。”老刘所说的“种”肥,就是在追肥时,用一个单管播肥机械,把化肥“种”到土壤里,这是一种深施方式。老刘告诉记者:“一是费劲不划算。一亩地的收效不过千把块,不追肥也就是减点产,小农户真的不在乎这点收成。俺们村的收入主要是靠打工,一亩地减点产,打一两天工就挣回来了。地荒着不好看,打点够吃就算了。二是现在村里种地的大多是老人们,体力跟不上,累病了更不划算。现在已经没有人给玉米追肥了。”
记者手记:农业收益低严重影响了农民种粮积极性。正如农民所说:宁可耽误种地,不能耽误打工。打一天工能挣几十块,有点技术的都能挣一张百元大票,顶上一百斤粮食了。增产或减产个几十斤对农民来说,真是无所谓。可是,如果算大账,全国的农民都这样想呢,那么我国将“无所谓”掉多少粮食?!老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亩小麦的投入为例,种子25元,化肥170元,浇水150元,机耕、播、收等170元,农药20元,共计525元。化肥占投入的近三分之一。而这三分之一,大部分又浪费掉了。老刘说,浪费最严重的是追肥。过去老百姓一看天要下雨,就忙往地里撒化肥,以借雨水把肥渗透到地里。可是,要么雨水大了,肥被冲走,要么雨小了渗不下去。还有的时候是光打雷不下雨,化肥就白扔了。现在呢,很多人怕被雨淋感冒了,都是雨后出了太阳才去撒,这更是白扔。底肥施多了不追肥行不?也不沾。前肥后瘦,前期苗长的挺旺,到后面要秀穗用肥时,就没了后劲,这也是浪费。他对记者说:俺也知道浪费,可是没办法。老刘希望,能不能生产一种缓释肥,一次施足底肥,顶到收获。免去追肥这个环节。
记者手记:老刘的希望就是农民的希望。目前,再靠增产来提高效益越来越难,而靠节约来增效则比较现实。
解决化肥浪费问题有没有办法呢?有!记者在石家庄中科涂层肥料研究所采访了所长闫宗彪和原省农机局局长陈春风,闫所长是搞缓释肥的。他的缓释肥,就是在化肥表面多次涂层,制成带有包衣的颗粒,根据农作物的需要,逐渐释放出肥力,从种到收,一次施足底肥即可。陈春风也对记者说,这种既能施肥又能播种的机械也搞出来了。记者在青县大鹁鸽留村看到,这种氮、磷、钾及微量元素都配比好了的跟绿豆粒大小的缓释肥装在既能播种又能播肥的专用机械里,在播种的同时,也把肥料播到种子下面的土壤中。这种化肥深施的做法,使肥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达到了老刘他们的“施足底肥,不用追肥”的要求。闫所长对记者说:现在缓释肥已经搞出来好多年了,机械也有了,就是推广难。
为什么推广不下去呢?在上寨村采访中,老刘告诉记者,缓释肥的消息电视上、报纸上见的多了,说的比美国的都好,真假咱可闹不清。广告上说的天花乱坠,俺还是不敢买。再说了,这播肥机械又要花多少钱?老刘他们希望,缓释肥一定要是真的,买这种机械再有个补贴就更好了。
记者手记:化肥撒施的弊端和化肥深施的好处,农民已经认识到了。如何由撒施变深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是各级政府和部门要下大力气推广农业新技术新品种,以典型示范让农民眼见为实,乐意接受。二是在政策上要支持新产品新技术的推广应用。对厂家要在资金、销售等方面给予扶持,对使用新技术的农民也要给予一定的补贴。政府要算大账,如果化肥深施替代了撒施,这将要节约多少化肥?从而又节约多少吨煤、多少吨磷矿、多少吨水?又能减少多少大气和水的污染?三是政府有关部门一定要替农民把住质量关,保证缓释肥是真的,保证专用机械是耐用的。这也是推广中难度最大、农民最担心的问题。

“一亩地的全膜双垄沟播玉米,用传统尿素和磷肥,产量也就600公斤左右,现在用缓释肥,一亩地能产650~700公斤。”日前,在甘肃榆中…

农作物播种前所施用的肥料统称底肥,按测土配方一次性施足。

“一亩地的全膜双垄沟播玉米,用传统尿素和磷肥,产量也就600公斤左右,现在用缓释肥,一亩地能产650~700公斤。”日前,在甘肃榆中县小康营乡小康营村一块农田中,村民张玉面对记者笑呵呵地说,“产量高,用肥量少,生长过程中也不需要再追肥,现在很多人都愿意用缓释肥了。”

一、底肥种类

广泛培训让农民从不了解到乐意接受

底肥应选择肥效持续时间与种植作物生长期一致或接近的易溶性肥料种类(如作物生长期为120天,可使用肥效时间在3-4个月的二铵、硫酸钾等肥),不可大量使用肥效持续时间较短的速溶性肥料。

“虽然现在乡亲们逐渐认识到了缓释肥的好处,但在刚开始推广的时候,大家都有顾虑。”榆中县农技推广中心土肥站站长、研究员牛建彪告诉记者,2014年榆中开始实施高效缓释肥集成模式示范项目,而事实上,他们对缓释肥的试验和推广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当时,我们打算选几种缓释肥作对比试验并进行推广,可一开始就碰上了难题——农民不了解缓释肥,觉得跟传统化肥没什么区别,而且价格还稍高一些,所以不愿接受。”

二、施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