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规范有序流转十博手机官网

近年来,随着农村土地流转步伐的加快,土地集约化、规模化种植初具成效,农牧民非农收入比例持续增加,但农村土地流转中仍存在难逾越的“四道关”。
一是思想包袱关。受“土地就是农民命根子”的思想束缚,在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中,有的对土地的眷恋根深蒂固,宁愿造成地荒也舍不得将土地流转出去,全县各乡镇场均不同程度存在季节性抛荒,极大地影响农业经济发展,给农村经济造成一定的损失。希望出台一些具体的惠农政策,鼓励外出的农民积极支持土地流转工作,实现种植大户、生产能手集中种植,同时加速涉农企业的发展,实现涉农产业链的有效延伸,确保实现地域特色种植业的繁荣发展,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二是规模流转关。土地经营权的股份化这一形式在农村不同程度地存在,在农村未能得到较好的宣传引导和支持。而以企业、业主为主体开展的规模化租赁受到经营权保护的制约,一旦个别农户拒绝流转,就会导致整个“流产”或受到重创。转包、转让、互换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难成规模化气候。亟需摸索出一套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全方位开放式的土地流转机制,促进集约化、规模化种植格局的形成,从而推动农村“抱团经济”发展。
三是规范操作关。首先,农村土地流转普遍存在流转合同不规范,权利、义务不明确等现象,这种非规模化的流转让农民的风险没有“保护伞”。其次,农户之间的小规模流转一般只是口头约定,不尊重农民意愿、引发社会不稳定现象时有发生。再次,发生纠纷时没有权威机构调解、仲裁,流转双方相互扯皮。希望尽快出台农村土地规范化流转制度,依法规范流转协议与合同的签订,杜绝因口头协议、非自愿流转等引发的矛盾纠纷,确保双方权益不受侵害。
四是服务配套关。由于农村流转平台未建立,土地流转信息不畅,出现农户有意流转土地找不到转租方和需要土地的转租方找不到有意向流转土地的农户,造成转入转出两头难。希望建立健全土地流转相应的配套服务设施和机构,让流出流入信息能及时发布,有效规范土地市场中介机构的运作方式,强化中介服务功能,切实为土地流转提供政策法规、信息传递等有效服务,确保农村土地流转走上平等、自愿、公开、公证的阳光大道。

201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指出:“鼓励有条件的农户流转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加快健全土地经营权流转市场,完善县乡村三级服务和管理网络”。为把握我县农村承包土地流转情况,规范土地流转,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稳定。经笔者调研,提出如下报告。

一、大理州土地流转基本情况
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是实现土地规模经营和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举措,是统筹城乡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发展农业,稳定农村,富裕农民和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2014年大理州人民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意见》,并在激励机制方面,提出了“对受让主体、对吸纳农村富余劳力就业的农业经营主体进行奖补等鼓励政策”。激励了农村土地承包经宫权流转,全州2014年100亩以上规模经营主体获得奖补的有144户,规模流转面积40982亩,共计奖补资金975.6万元,其中州级奖补487.8万元。2015年100亩以上规模经营主体获得奖补的有100户,规模流转面积27617亩,奖补资金691.9万元,其中州级奖补346元。预计到2015年底,全州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总面积达
36.7万亩,比去年增加5万亩,增15.8%,流转面积占家庭承包面积的16.4%。
二、土地流转取得的成效
1.促进了农业经济效益的提高。通过土地流转不仅加快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步伐。而且通过土地规模化经营,规模效益明显提升,农业经济效益明显增加。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采取承
包、租赁、拍卖、股份合作等多样化土地流转方式,将农民一家一户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发展高原特色优势农产品,不仅解决了农民外出务工后无人耕种承包地后顾之忧,也为解决承包耕地效益低而抛荒现象找到了有效途径,土地规模效益明显提升,农业经济效益明显增加。
2.通过土地流转培育了一批规模经营型农业经营主体。通过多种方式流转承包耕地,发展适度规模经营,一批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和农业龙头企业进行规模化农业生产,高原特色优势产业得到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发展和壮大。
3.促进了农村劳动力资源的有序流动。通过土地流转,农村大量富余劳动力可以安心稳定地外出务工,不需要季节性地返回农村从事农业生产,为在外就业提供了时间保障,稳定了就业岗位,有效促进了各行业的发展。
4.加快了农业产业化发展进程。通过把农户分散的土地进行合理流转集中,有效推动了土地的规模化、集约化经营,促进了农业产业化发展,可以说,土地流转是实现规模化经营、产业化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5.农民收入得到多渠道增加。土地经营权流转后,农民一方面可获得土地转出收入,另一方面又可外出打工或就地打工获得收入。如弥渡县鲁滇蔬菜产销农民专业合作社流转周边农民土地,流转出土地的农户一方面每亩可以获得租金收入的同时,该合作社25个农民工在合作社打工每天获得80-100元的工资,每个劳动力在合作社打工年收入在3万元左右,部分流转出土地的农户外出打工劳均年收入也在2万元以上。接收土地的经营者又可利用集中连片的土地进行规模化经营,实现了农民多渠道增加收入和经营者规模化生产发展双赢的目标。
6.高原特色农业产业基础初步形成。全州各县、市以发展种植专业大户、农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业龙头企业为重点,大力发展
“两烟”、核桃、特色水果、畜产品、生物药业、蔬菜、蚕桑、薯类、茶叶和特色花卉十大高原特色优势产业,引导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生产与高原特色优势产业对接,推进以家庭承包经营为主的传统农业经营模式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主现代农业转变,培育了一批与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相适应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优化了农业经营主体结构,建设了一批高原特色设施农业、标准化农业,农业产业化基础初步形成,呈现出现代农业雏形。
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1、观念陈旧,流转渠道单一,流转行为不规范。一是观念陈旧,农民对农村土地“三权”认识不深刻,怕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后成为“失地、失业、失去生活来源的”三无人,宁愿自己粗放经营或找人代耕也不愿将土地流转出去;二是流转渠道单一,多数农户土地流转都是发生在父子、叔侄、亲戚及邻居之间有能力而又愿意耕种的人,无法向大户和种田能手及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组织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集中。三是流转行为不规范,大部分农户之间土地流转是口头协议,没有签订流转合同,有的合同内容也不尽完善。
2、耕地少且地块面积小而分散,阻碍了土地流转。1982年土地承包时基本上按土质分类,好坏搭配的方法承包到户,多数农户的承包地分散,每个地块面积较小。由于地块面积少而散,大户、龙头企业难以集中连片承包,土地经营的规模效益难以提高。
3、季节性自发流转多,有组织长期流转少。2014年全州农户自发流转面积达到26.4万亩,占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总面积
73.7%,通过乡村组织提供信息流转的只占26.3%。所流转的面积期限较短,有的是季节性的,多数在1-2年,因组织性、稳定性原因,会对农业生产投入和产业规划形成制约。
4、区位因素带来流转进展不平衡。经济发达地区,土地流转比重高于经济较落后的地区,城郊乡镇土地流转比边远乡村多,经济作物相对集中的地方流转面较大,而面积零星分散的种粮地区,因信息等流转条件限制,转出的较少,甚至出现零星撂荒现象。如地处城郊结合部的永平胜泉村和宾川李相村转出土地的农户在一半以上,而云龙多数地区流转面积极少。
5、土地流转奖补资金配套难影响土地流转。全州十二县市有十一个县市出台奖补政策,有一个县没有出台奖补政策。从2014年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奖补政策兑现十个县市情况看,能够积极兑现奖补政策的只有四个县市,兑现困难的有四个县,兑现非常困难的有二个县,影响了土地流转的积极性。
6、社会保障机制不健全,阻碍土地流转进程。当前,农村医疗等社会保障机制尚未完善,而农村土地除担负产出农产品的经济功能外,还担负着农民的社会保障功能。农民外出务工,没有享受到与城市下岗、失业人员就业、户籍管理等同等政策,仅仅是“农民工”,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工人”;同时,受教育条件等因素的限制,农民子女进城入学与城市居民子女一时难以完全“一视同仁”,这些都导致农民离乡易“离土”难。很多农民最终还是要回归土地,
以地养老,
很多“候鸟式”的农民工不愿把土地经营使用权长期地转让出去,这严重地制约了农村规模化、集约化经营。
四、对推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合理有序流转的意见建议
狠抓出台政策的贯彻落实。我州目前是云南省唯一以州政府出台土地流转奖补政策的州市,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一定要结合中央和省委、省政府要求,切实抓好已出台的《关于加快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意见》的贯彻落实。各县市在州政府“意见”基础上,要结合实际制定相应实施意见,大力支持正确引导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规范流转。
加大政策普及力度,健全农村社会保障机制。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是一项系统工程,离不开政策引导。一要切实加大《土地承包法》、《合同法》、中共中央《关于做好农户承包地使用权流转工作的通知》18号〕以及“十八大”精神和《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和中共云南省委办公厅、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引导和规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实施意见》等法律法规及政策的宣传力度,消除农民对土地流转的顾虑,使之自觉、主动的参与土地流转。二要加大典型引导力度,乡镇和涉农部门要充分发挥外出创业有成人员和种田大户的典型示范作用,用身边的事教育身边的人,使农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转变思想观念。三要健全农村社会保障机制,提高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水平,加强对农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解除农民的后顾之忧,使农民放心走出去,为农村土地流转创造良好的条件。
完善创新管理服务机制,建立土地流转平台
一是完善土地流转服务机制,建立县市、乡镇、村三级土地流转服务网络。二是完善土地流转运行机制,建立健全政策咨询、信息发布、流转用途审查、流转收益评估、流转合同鉴证、流转纠纷调处的制度,坚持用制度规范土地流转。三是完善土地流转保障机制,成立由政府、农业、政策研究、土地、财政等相关部门组成的县市、乡镇土地流转工作领导组,具体负责土地流转工作。四是建立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平台,在具备条件的乡镇成立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开展土地流转信息收集发布、收益评估、流转合同鉴证等流转工作。
加快农村劳动力转移,拓宽土地流转的市场化空间。
发展现代农业,根本出路在于把农民从土地上转移出来,通过土地适度规模经营,促进农业产业化发展。为此,一是要加大农村富余劳力转移力度,以劳动力的有序转移、流动,促进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合理流转。二是鼓励扶持农民创业,通过大力发展农村二、三产业,加快农村富裕劳动力从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农村市场经济方式中解放出来,从固定在小量承包土地上解放出来。三是要加强对农村劳动力的技术、技能培训,让大量的农村劳动力能够出得去,挣到钱,留得住,为土地合理有序流转创造必然条件和有效空间,积极加快农民增收步伐,促进农村农村经济社会和谐健康发展。

一、农村承包土地流转情况

近年来,我县紧紧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这一主题,紧扣发展高原特色农业的机遇,切实把推动土地流转作为促进“三农”工作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强化引导,注重规范,使农村土地流转呈现出了较好的态势,有力地推动了全县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加快了农业产业化发展步伐。2013年底全县家庭承包经营农户6.4万户,农业耕地总面积25.53万亩,其中承包耕地面积21.71万亩,人均承包耕地面积0.97亩,全县流转土地2.12万亩,流转土地面积占承包耕地总面积的9.74%。

二、农村承包土地流转出现的特点

流转规模呈上升之势。自1997年第二轮土地承包以来,我县农村土地流转面积小、年限短、数量少、范围窄,绝大部分是农户零星分散的小规模自发流转。近年来,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农户家庭分散经营土地面积小,缺乏规模效益的弊端逐步显现,与外出打工比,种地收益偏低。随着劳务输出规模不断壮大,加速了全县农村土地流转进程。2013年流转土地2.12万亩,流转面积较2011年1.23万亩和2012年1.28万亩分别增长72.6%和65.3%。

流转形式呈多样化。经分析,我县土地流转形式主要有四种:一是转包型。主要是土地承包经营权人将所承包的土地转让给第三人承包,承包方与发包方仍按原承包合同履行权利义务。二是租赁型。主要是承包方以一定代价将部分或全部承包地租赁给第三人使用。三是互换型。为了耕种方便或发展规模经营的需要,农户之间或农户与集体经济组织之间按照自愿、互利的原则串换承包地,原承包关系不变。四是转让型。农户将承包土地转给村集体经济组织内的成员,按规定需变更经营权证。从流转形式看,近三年我县家庭承包经营土地流转情况是:2011年流转土地12257亩,其中:转包6281亩、出租3300亩、互换620亩、转让49亩;2012年流转土地12800亩,其中:转包6297亩、出租3797亩、互换590亩、转让174亩;2013年流转土地21155亩,其中转包1578亩、出租4679亩、互换372亩、转让2012亩。

流转土地多为高效经作用地。按照省委省政府加快发展高原特色农业的要求,县农业局积极引导,加强扶持,高效特色产业逐年发展,规模流转土地种植中药材、蔬菜等经济作物也呈现上升之势,部分产业已初具规模。如:2010年我县开始引入鲜食葡萄种植,当年发展840亩,至2013年已达2500亩;
2012年流转土地种植石斛80亩,今年已达130亩;2013年流转土地种植金银花500亩、西瓜2200亩;去冬今春全县流转土地种植辣椒5000亩、马铃薯1100亩、洋葱200亩、金丝王枣300亩。这些流转的土地,为推动我县高原特色农业规模化、产业化发展奠定了基础。